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重生嫡女狠绝色

第511章 打探

重生嫡女狠绝色 孟婆十七 3347 2019-10-15 03:20

  一秒记住【笔趣阁小说网 www.bqg34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第511章 打探

  等安顿好了荣年以后,李晟和初芮遥也分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。

  虽然休息了不过两三个时辰而已,但初芮遥也已经觉得十分满足,毕竟能睡得了一个好觉,就已经相当不错了。

  等到第二日清晨,初芮遥早早的就醒来了,被凌晗伺候着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出去以后,发现李晟已经不知道在外面等了多久了。

  看到李晟的初芮遥有些微微一愣,可是还没等到自己开口,就听见李晟说道:“我已经吩咐了人将荣年送回皇子府了,不必太过担心他的安危。”

  初芮遥轻笑一声随后说道:“毕竟你昨夜已经说过了,所以我并未十分担心它。我只是有些好奇,你这样早出现在我的门口,究竟是为什么?”

  李晟竟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,从怀中将那张已经叠的板板整整的名单掏了出来,然后说道:“我们今日不是要去察探名单上的人是否有过贪污吗?”

  初芮遥咽了咽口水,然后说道:“现在?现在去会不会为时过早?”

  毕竟这一大清早的,谁不想好好睡一觉,还像他们二人一样老早的就爬起来?

  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”李晟瞥了一眼刚好在打哈欠的初芮遥,调笑着缓缓吐出来了这么一句。

  “早起的虫儿被鸟吃。”初芮遥气不过,瞪了他一眼,反击道。

  李晟却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,扭头就往楼梯门口走去,可是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。

  初芮遥见李晟抬了步子,便也赶紧跟在他的身后往外走去,倒也没忘了从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然后吐了吐舌头。

  走在前面的李晟自然没有注意到她的这些小动作,只是自顾自的说道:“我们最先去的,是端阳的礼部尚书王海家,这人虽是李菖的手下,可并不十分精明,且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,想必并不会花很多时间。”

  “嗯。”初芮遥点了点头,心中自然明了,他的意思,不过是要从简单的,再到难的人一一搞定。

  二人走到门口以后,初芮遥发现门口停了一辆马车,而看到车夫是七皇子府的,便想也没想,直接上了那辆马车。

  端阳是个不大不小的地方,因此到达王尚书家竟也花了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,这时候初芮遥才反应过来为什么李晟叫她起的这么早,因为光是赶路,就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,更别说和这些人一一交涉了。

  二人在尚书府门口下了车,然后让侍卫通传了一番。五皇子和七皇子向来不和,这是朝廷上下人人都知道的事情,只是再怎么说,这七皇子也是皇帝的亲儿子,何况一旁还站了个安和郡主,所以就是再看不惯,也实在是怠慢不得,因此不过候了一盏茶的功夫,就看见王尚书挺着个大腹便便的肚子走了过来,面上挂的是虚假笑容,说道:“这今儿是什么风儿,将七皇子和安和郡主您二位给吹来了,真是稀客稀客,来来来,快里面请。”

  初芮遥挑了挑眉,瞧着这王尚书,丝毫没有面前的这个男子是自个儿主子的政敌的意思,而再看一看李晟,面上也是温和消息,暗叹一声光说女人变脸快,这男人也丝毫没差到哪里去。

  待到走到里屋以后,这王尚书先是给他们二人安顿好了座位,随后让一旁的下人给上了茶,然后自个儿也坐了下来,说道:“今日您二位怎么有空过来?”

  李晟看了一眼王尚书搓在一起的双手,随后说道:“父皇体恤下属,特意叫我过来瞧瞧诸位做的如何,因此便过来了。”

  也不知是否是王海吩咐了下人,这两位是绝对怠慢不得的贵客,连奉茶的速度都有些快的吓人。婢女先是给他们二人各上了一杯茶,随后便赶紧退了下去。李晟端起了茶盏,轻轻抿了一口,随后便放下了,表情也是看不出喜怒。王海紧张,连忙道:“怎的了,七皇子殿下?可是这茶不和您的口味了?”

  “并未。”李晟摇了摇头,随后接着说道:“只是我记得,这顶尖儿的碧螺春,父皇只赏给我们这诸位皇子,旁的人可是都没有的啊。”

  初芮遥瞧了一眼李晟,知道他在骗人――自个儿的父亲就曾收到过这等赏赐,只是像是礼部尚书这么小的官,有这样好的碧螺春也实在有些奇怪了,因此眼波流转,终究没有说些什么。

  而那王海明显是更紧张了,自个儿叫下人将好茶拿上来,可没叫上回七皇子赏的茶奉上来!只是现在也别无他法,只能暗骂了他们几个该死,随后想方设法撒个谎将这糊弄过去,于是乎说道:“七皇子殿下有所不知,这――下官向来爱茶,人人都说这碧螺春清香扑鼻好喝的紧,因此便想方设法的派人寻了上好的过来,没成想竟撞了皇帝御赐的,真是该死,真是该死。”

  “你是该死。”李晟语气一紧,初芮遥也忍不住抬头看看他,却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,只是说道:“那角落里的邢窑白瓷花瓶儿,以及你腕上的红珊瑚手钏,都是打哪来的?这些东西可都价值不菲,礼部尚书的月钱,竟能养得起你?”

  李晟挑了挑眉,初芮遥也抬头看了一眼王海,发现他的额角已经满是汗珠,李晟趁热打铁,接着说道:“你爱茶也就罢了,我也敬你花重金去寻一盏茶,而那红珊瑚的手钏,也一看就成色上好,怕是千金难求,你又是怎么得到的?”

  王海膝盖一软,然后直接跪在了地上,有些语无伦次:“下官,下官……”

  李晟并没有给他解释下去的机会,只是接着说道:“日子过得这样滋润,我就是当你礼部尚书的月钱多到你花不完,我这便回去向父皇禀告了――”

  话还没等说完,李晟便起了身子,而初芮遥也很在他的身后,他接着说道:“你,好自为之。”说罢转头便走。

  王海浑身发抖,连句“恭送”都说不出来,只能思量着:看来,只能去求五皇子殿下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