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

484.成亲

  一秒记住【笔趣阁小说网 www.bqg34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初秋季节,风和日丽。

  城郊有个果庄,去年秦珍珍去摘果子,半路坠马,才认识的魏宇泽。后来秦玥买了那家果庄的果子,大家都喜欢,秦玥就打听了果庄的主子,把那庄子给买下来,雇了人在打理。姚大江和宋氏偶尔会带着孩子们过去玩儿。

  最近果子熟了,这日姚大江和宋氏又带上孩子,亲自去摘果子。宋氏一早来叫容华英,容华英说她这回就不去了。

  宋氏想着容华英成亲在即,要绣嫁衣,便也没有勉强。

  但容华英今日打算先给秦非白绣一个荷包。昨夜她从花园回来,就想到了要绣什么样的。

  容华英的父亲容维鑫是个极其顽固的人,不然也不会把捡来的乞丐儿子当宝,认为女儿不能传宗接代。

  所以容华英从小就被要求必须学女红,学琴棋书画,学厨艺,一切目标都是为了取悦男人,当贤妻良母。

  容华英已经想不起,她上次做女红是什么时候的事了,好像是姚景泽还在她身边的时候。

  这会儿拿起针线,也不觉得生疏。一早吃过饭,就认真地做了起来,想在秦非白今日回府之前,把荷包做好,给他一个惊喜。

  窗台上放着一个半透明的琉璃花瓶,里面插着秦非白昨日送的那束野花,生机勃勃,鲜亮有趣。

  阳光和煦,微风凉爽,容华英把笸箩拿到了院子里,在石桌旁坐着,又回去,把窗台上的琉璃瓶抱过来,放在院中石桌上,一抬头就能看见那束花。

  想着秦非白,做着荷包,容华英神情专注,嘴角还噙着淡淡的笑意,温柔娴静。

  秦珍珍到院门口,看到的就是这一幕。她驻足看了一会儿,才抬脚进门。

  “容姨。”秦珍珍到了近前,开口叫容华英。

  容华英突然听到秦珍珍的声音,有些慌张,针差点扎到手指上去,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站了起来,看着秦珍珍,定了定神,叫了一声:“秦小姐。”

  容华英有点紧张。她知道秦玥和姚瑶都是支持她跟秦非白在一起的,但秦珍珍和秦珏怎么想,容华英真的不知道,而且有些担心他们会反对,毕竟温如晴还活着。

  但容华英不是个多事的人,她要跟秦非白在一起,不是想给秦非白的孩子当娘,也不想找什么存在感。如果他们不讨厌她,她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,帮秦非白照顾,如果他们不认可她,她也不会往他们跟前凑。她唯一担心的,只是秦非白会难做而已。

  容华英想过,只要秦非白想娶她,不管谁反对,她都会坚定地跟秦非白在一起。

  只是如今,见秦珍珍突然过来找她,就站在面前,容华英还是有点无措。心底里,她是希望跟秦非白的孩子都能处得好,这样秦非白也会开心吧。但她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
  听到容华英叫她秦小姐,秦珍珍笑了:“容姨,叫我的名字就好,都成一家人了,不必这么见外。”

  说着,秦珍珍走过来,看容华英正在做的荷包:“这是给爹做的吗?爹的荷包旧了,我前日给他做好了一个新的,他不要,我就送给宇泽了。想来是等着容姨给他做的呢,现在不喜欢我做的了。”

  秦珍珍半开玩笑的话,让容华英心中放松了不少,连忙请秦珍珍坐下,说要去给秦珍珍沏茶,被拉住了。

  “不用,我不渴。”秦珍珍笑着摇头,“容姨,说实话,我娘出家,我也心疼她,但我支持你跟我爹在一起。”

  容华英神色微怔,就听秦珍珍微叹一声说:“我爹那个人,对谁都好,唯独对他自己不好。我们做子女的,也曾误解他很多年,他过去过得很苦,如今能找到一个喜欢的女子陪着,我们当然都很高兴。所以,容姨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,我们都欢迎你加入这个家。我也很喜欢小泽这个弟弟。”

  容华英神色动容:“珍珍,谢谢你。”

  秦珍珍摇头:“谢我做什么?应该是我和弟弟谢谢你。我不知道当年的事我爹是怎么跟你说的,就算说了,以他的性格,或许只是轻描淡写,像是在讲别人的事。事实上,若不是当初我们家遭了难,有些事,我怀疑我爹能憋在心里一辈子。我娘生我养我,对我没什么不好的,作为女儿,我没有权利指责她。但我也是我爹的女儿,从我爹的角度,我只能说,从头到尾,都是我娘的错。你不知道,我娘虽然出身国公府,但她没读过什么书,又贪慕虚荣,当年若不是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,是决计不可能有机会嫁给我爹的。那么多年,我爹对我娘,也算仁至义尽了。如今我娘在这个年纪,因为我二哥的死,总算意识到自己的过错,愿意到佛祖面前悔过,寻求一份内心安宁,是好事。她放过自己,也放过了我爹。大嫂说得对,我们做子女的,已经长大成人,真的孝顺,首先要理解父母想要什么。我娘想要一份清净,她得到了。我爹想要的,就是你。”

  容华英眼圈儿微红:“珍珍,你能跟我说这样的话,我真的谢谢,谢谢你的理解。”

  能够得到秦非白的儿女的认可和祝福,容华英太高兴了。

  “容姨你忙,等以后有时间,我还要跟你请教一下蛋黄酥怎么做,宇泽很爱吃。”秦珍珍说着,就起身要走。

  容华英把她送到院门口,看着秦珍珍离开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她知道,秦珍珍是怕她心有顾忌,专门过来找她说那些话的,她真的很感激。

  等这日秦非白回府,再过来的时候,容华英就把做好的荷包拿了出来。

  “秦大哥,你喜欢吗?”容华英有些紧张,有些期待。

  秦非白拿在手中,墨色的荷包上面,绣了一棵栩栩如生的树,背面还绣了一个古体的“秦”字,简单大气又雅致。

  “为什么是一棵树?”秦非白笑着问,没有正面回答容华英的问题,但他用行动做了回答。把腰间的旧荷包摘下,里面的东西掏出来,放进新荷包里面,挂在腰间,满意地点点头。

  对于秦非白的问题,容华英微笑着回答:“因为秦大哥就像一棵树。”坚定,可靠,伟岸,包容,善良。

  秦非白对这个回答很满意。

  吃饭的时候,秦非白跟容华英坐在一起,他旁若无人地给容华英夹菜盛汤,容华英也给他夹菜。

  两人情意绵绵的样子,让秦谡心中都惊奇不已。

  秦谡印象中,当年秦非白刚把温婕娶回家那段日子,也没有过这种当众不避讳的亲近。秦谡知道,是温婕在外面时时刻刻都要保持国公府大小姐的风度,即便跟她说,都是一家人,她依旧还是恪守规矩。温婕那样做没有错,但秦非白想要的是可以让彼此都放松,一个眼神就能互相理解的爱情,温婕给他的是相敬如宾。

  温婕骨子里太传统。秦非白说他们可以不要孩子,温婕坚持要生,为此付出了性命,还固执地设计,让她的庶妹给秦非白当续弦。她觉得生孩子是她的责任,死之前还要给秦非白安排好继室。选中温如晴,因为温婕知道秦非白不可能爱上温如晴,而温如晴不敢对秦玥怎么样。她太自私,仗着秦非白爱她,从不曾理解秦非白,从不明白秦非白想要什么。

  所以,秦谡讨厌温如晴,但他对温婕,其实有几分恨。

  容华英过往的经历,让她身上颇有几分江湖儿女的真性情。她懂礼数,但又是个很感性的人,所以跟秦非白能够有情感共鸣,眼神交汇处,分明已经有了默契。

  秦谡从秦非白脸上,又看到了他年少时才有的笑容。这让他很欣慰。

  作为大盛国执掌兵权的大将军,秦非白要成亲,虽然跟容华英说好,不会大操大办,只摆个家宴,但还是要跟莫云齐打声招呼的,不会遮遮掩掩。

  秦非白进宫去见莫云齐,说他要成亲的事,莫云齐当场愣住。

  “非白,你不是开玩笑吧?”莫云齐很意外。

  秦非白微笑:“当然不是。”

  莫云齐神色莫名:“那个容德明,说你抢了他的夫人,原来是真的啊。没想到你也会做出这种事情来。”

  秦非白笑了笑,没有解释。

  不过莫云齐刚刚是在调侃秦非白,并不是真的质疑秦非白的人品。因为容华英跟容德明的事情,莫云齐都知道。容德明那个杂碎,忘恩负义,狼心狗肺,容华英从头到尾是被她亲爹给坑了。

  容德明已经死了,容华英住到姚家去,莫云齐可以理解,因为容华英的儿子在那儿。莫云齐只是很震惊,秦非白竟然真的看上了容华英!

  莫云齐跟秦非白从小一起长大的,他一直以为,秦非白就算要再续弦,还是会找个大家小姐。这京城里面,真放出消息,秦非白要再娶,绝对不止一家想把清清白白的小姐嫁给他。容华英出身商贾之家,跟秦非白的身份悬殊太大了。

  “非白,你可想清楚了?”莫云齐问,“娶个那样的女子,定会有人笑话你的。而且容德明的事,除非你出去跟人解释,不然绝对有人认为你抢了人家的夫人。”

  秦非白摇头:“我不在意那些。我原是想求一道赐婚圣旨的,不过太扎眼了。只是跟皇上分享我的喜事。”

  莫云齐嘴角微抽:“赐婚圣旨?你求了朕也不能给你!不过看来你是真对那个容小姐上心了。你这个年纪,能遇见一个喜欢的不容易,朕为你高兴。不过别的事,自己处理吧!”

  “多谢皇上。”秦非白起身行礼。

  西部官员贪腐案,还在调查之中。大皇子莫景瑜和二皇子莫景贤两派,争斗已经到了明面上,开始互相给对方下绊子泼脏水了。

  秦玥派人盯着,目前尚无法确认,谁是凶手。不过随着大皇子和二皇子两派的矛盾不断激化,有些事情,很快就会浮出水面。

  温如晴出家的事,在京城早已不是秘密了。便是没有那封和离书,秦非白也是自由身。

  这两日突然传开,秦非白要续弦,娶的是从容城带回来的一个女子,而且还是嫁过人生过孩子的,让人无法相信。

  这么多年,秦非白在京城贵族之中,可是一股清流。不纳妾,也从不沾花惹草。很多人都在好奇,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,出身低微,嫁过人生过孩子,还能入了秦非白的眼?

  背地里有声音说,秦非白要娶的这个新夫人是他抢回来的,还把人家原来的丈夫给弄死了。

  不过这种谣言一出来,没什么人相信。原因很简单,不至于。秦非白如果是这种人的话,他早就妻妾成群了。更别说毒害别人,如果秦非白真想这么做,以他的实力和权势,绝对能处理得干干净净,不可能给人抓到把柄。

  知道一点内情,张口就造谣的人也不敢多说什么,毕竟容德明的死是莫云齐亲口下的令,跟秦非白没关系,总不能说是莫云齐帮秦非白抢女人吧。

  而且就像很多人说的,秦非白真想害容德明,怎么可能大老远把他押来京城,他早就见阎王去了。

  秦非白这些年的好名声,可不是虚的。再说,造谣他的事,对谁都没好处,万一被查到头上,绝对吃不了兜着走。秦家是莫云齐的心腹,一直都是京城各方势力都想巴结的存在。巴结不上,也不敢得罪。

  所以,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刚出来,很快就消散了。

  外人多是好奇容华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有人说她定是绝色佳人,有人说她定是个大才女。反正在百姓心中,秦非白能相中的女子,绝对不是一般人,至少人品不会有污点的。不然以秦家的家风,秦谡和秦玥也不可能认可。嫁过人生过孩子,不属于人品范畴。

  容华英给秦非白做好荷包之后,也没出过门,天天在忙着给自己做嫁衣,连秦非白的喜袍她也要亲手做。

  不想大办是因为他们不在乎那些,容华英也没有娘家人,都不是头一回成亲。但秦非白还是让人把府里装点得喜气洋洋的,他的院子里精心准备了新房,到时候会有客人上门来喝喜酒,只温国公府的人和宋思明一家,没有外人。

  容华英是早就见过温国公的,温国公对于秦非白要再娶这件事,没有任何意见。不提曾经的爱恨纠葛,如今温婕已经死了,温如晴出家了,秦非白年纪不算大,再找一个天经地义。秦非白的儿女都愿意,温兆筠这个前岳父当然不可能出来反对。本来秦非白是温兆筠的得意门生,那些年他对秦非白有颇多误会,如今见他能碰上合心意的女子,也为他高兴。

  转眼到了成亲这日。

  宋氏专门给姚景泽穿上了喜庆的衣服,他虽然还不太能理解大人之间复杂的关系,但他很喜欢这个结果。

  一早宋氏和姚瑶过来给容华英梳妆打扮。

  容华英气色比起刚回来的时候好了很多,她的女红很出色,精致的嫁衣穿在身上,勾勒出纤细窈窕的曲线,笑起来的时候,眼中璨璨的光,分明还是少女模样。

  姚瑶想起最初见到容华英,以及容华英刚来到这个家的时候,动不动泪流不止,哀戚伤痛的样子,只能感叹一句,爱情的力量真伟大。

  姚瑶给容华英画了精致的妆容。她容貌本就不俗,只原先面上的愁苦之色损了好样貌,如今愁苦早已消失不见,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妩媚娇艳,她看着镜子,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。

  “嗯,美极了,爹应该会喜欢的。”姚瑶打趣容华英。

  这绝对是容华英这辈子最美丽最幸福的一天。

  省去那些繁文缛节,到了时辰,宋氏给容华英盖上红盖头,让姚景泽牵着她出门。

  前厅里设了喜堂,秦谡笑容满面地端坐在高堂之位,府里的家人,温家和宋家的客人,脸上都带着笑,看着姚景泽把容华英牵了过来。

  秦非白一身大红喜袍,眉宇之间满是喜色,精神奕奕,越发年轻了。

  姚景泽按照宋氏教的,亲手把容华英的手,交到了秦非白的手中,小脸认真地说:“爹,我把娘交给你了哦!你们要好好的!”

  盖头下面,容华英不由喜极而泣,今时今日发生的一切,是她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。她最爱的儿子,和她的爱人,都在她的身旁,让她仿佛置身一个美丽至极的梦境中,她希望,永远都不要醒。

  鞭炮声响,吉时已到。

  姚大江做礼官,秦非白和容华英拜了秦谡,拜了天地,夫妻对拜之后,耳畔满是恭喜之声。

  秦非白握着容华英的手,把她打横抱了起来。

  “入洞房喽!”姚景泽开心地喊了一声。

  孩子们要跟着追过去,都被拉住了。

  秦非白抱着容华英回到了装点一新的洞房,把容华英放在床边坐着,拿杆秤,挑了红盖头。

  四目相对,秦非白眼中闪过一丝惊艳:“容容,你真美。”

  容华英羞不自胜,低着头说:“相公,你也很好看。”真心的,她觉得秦非白一点儿都不老,成熟稳重,俊朗不凡。

  听到这声相公,秦非白笑意加深。拿了合卺酒过来,放在容华英手中。

  手臂交缠,眸光相映,两人喝了合卺酒,秦非白低声问容华英饿不饿。

  容华英摇头说不饿,秦非白伸手将她拥入怀中,两人倒在床上,秦非白看着容华英,目光灼灼地说:“我饿了。”

  禁欲多年的老男人,终于开了荤。春宵一刻值千金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