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田园喜嫁之娘子太难追

483.只想做你的夫人

  一秒记住【笔趣阁小说网 www.bqg34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夜色幽深,秦非白提着食盒,从容华英房中出来,神情愉悦。

  到院门口,秦非白突然回头,就见容华英站在房门口看着他。

  四目相对,容华英低了头去,转身进门。

  秦非白微微一笑,觉得容华英害羞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。他能感觉到,容华英很崇拜他,这种感觉,真的不错。

  虽然秦非白少年时曾有过一段爱恋,但温国公府的大小姐温婕,素来都是矜持优雅的。即便成了夫妻,在秦非白面前,也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,没有过失态的时候。

  容华英很真实。她看向秦非白的时候,眼中不加掩饰的崇拜让秦非白感觉很有趣。她会害羞,会紧张,不会说谎,爱憎分明。听了秦非白的故事,会心疼他。

  秦非白体会到了年轻时候都不曾有过的欢喜和冲动。在容华英面前,秦非白很放松,可以忘记自己的年纪。

  回到小厅,大家都已经吃过饭了,但都没走。

  见到秦非白回来,众人都笑了起来。秦非墨摇晃着儿子的小手,故意用幼稚的声音说:“大伯,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?你刚刚都干什么了?”

  秦非白没有理会秦非墨的调侃,把食盒放下,大大方方地说:“就是你们想的那样。”

  “呦!大哥你真的可以!”秦非墨对着秦非白竖起大拇指,“这么快就拿下了?”

  姚景泽不解:“大伯拿下什么了?”

  秦非墨嘿嘿一笑:“小泽,你有两个娘,只有一个爹,想不想再要一个爹?”

  姚景泽好奇地问:“爹是想要就可以再有一个的吗?”感觉怪怪的哎!

  大家都忍俊不禁,秦非墨点头说:“可以的!你问你大伯!”

  “大伯?”姚景泽看向秦非白。

  秦非白微笑:“以后别叫大伯了,叫爹吧。”

  姚景泽懵懵的,大家纷纷竖起大拇指,说秦非白太强了。

  姚瑶表示,都在意料之中。

  秦非白在所有人的印象中,原本都是冷静理智到几乎淡漠的性格,他在感情方面,很克制。

  但秦玥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养成曾经的冷淡性子,秦非白可不是。

  事实上,在当年被温家姐妹算计,那件事发生之前,秦非白一直都是阳光开朗的性格。他出身将门,一直顺风顺水,唯一让他担心的是温婕身体不好,为此他遍访名医,一直在找药王谷的人,他心存希望,想着只要他们在一起,最终一切都会好的。

  可惜,上天跟秦非白开了个玩笑。温婕亲手毁了他原本相信的一切,也毁掉了他原本好好的人生。

  这几年,秦非白经历了很多事。在容华英出现之前,秦非白的性子比起原来,已经开朗了不少。因为生活无忧,他的父亲秦谡不再固执,这么多年跟他纠缠在一起的温如晴离开了,他的儿女都变得懂事,可以理解他,曾经他压抑在心底的事情说了出来,秦玥原谅了他,姚瑶这个儿媳,改变了秦家很多人很多事,可以说拯救了整个秦家,还给他生了一双可爱的孙子孙女。他很感恩并珍惜当下的一切,很知足。

  容华英的出现,他们之间萌生的情愫,对秦非白来说,是他人生的意外之喜。

  被秦玥点破之后,秦非白其实没有什么犹豫纠结。他什么都经历过了,还能再遇到让他心动的女子,当然不可能放过。

  姚景泽还是不懂大家在笑什么,但他最初认识秦非白的时候,就觉得他的大哥的爹应该就是他的爹,搞不懂为什么要叫大伯……

  如今,姚景泽也不管为什么了,爬到秦非白身上,声音清脆地叫了一声:“爹!”

  秦非白笑意加深,点头应了一声。

  魏宇泽笑容满面地说:“岳父,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?等我和珍珍成了亲,你们也该办喜事了吧?”

  秦非白摇头:“我是长辈,怎么能落在你们后面?”

  魏宇泽愣了一下,乐不可支:“我的错!岳父大人说得有道理!”

  秦谡眼睛一亮:“老大,你的意思是,这个月就把事儿办了?”

  “我看行。”姚瑶接了一句。

  翌日一早,秦非白到军营去了。

  容华英见到宋氏的时候,宋氏正准备出门,上街去买些东西。

  “姐姐,我陪你去吧。”容华英微笑着说。

  宋氏笑着点头:“好啊,正好你去看着,你喜欢什么。”

  “娘!娘!”姚景泽跑过来,“我也要去!”

  于是,宋氏和容华英一起带着姚景泽,坐马车出门逛街去了。

  路上,姚景泽依偎在容华英身旁,小脸关切地问:“娘,你昨天吃饭都没跟我们在一块儿,是生病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容华英摇头。想起昨日发生的事,到现在依旧觉得有些不太真实。

  “跟娘说,我又多了一个爹哦!”姚景泽开心地说,“大伯说要当我爹,我觉得好好呀!”

  容华英闻言,愣了一下,然后闹了个大红脸!

  “娘你怎么了?为什么脸又红了?也不热啊?”姚景泽不解。

  容华英面色羞赧,就听宋氏说:“恭喜妹妹,觅得良人。”

  容华英低着头说:“昨日才……以后的事,还没说呢。”没想到秦非白都让姚景泽管他叫爹了。

  宋氏愣了一下:“秦大哥说,你们这个月要成亲,不是商量好的吗?昨夜拿着黄历把日子都定了,再过十天。今日就是要出来采买些成亲要用的东西。”

  容华英整个人都傻了:“什么?成……成亲?”秦非白没有跟她商量过,怎么日子都定了,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?

  “我还以为你们是说好的。那妹妹你怎么想的?”宋氏笑着问。

  “我……”容华英红着脸,低着头说,“他是千好万好的,他能看上我,我都觉得不敢相信。我本来想着,只要他不嫌弃,我愿意跟他,陪着他,不要名分也没关系。我们都经历过一些事,他的身份那样高,若是娶了我,可能会被人说闲话的。”

  宋氏笑着摇头:“傻妹妹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过去的事都过去了,秦大哥喜欢你,也尊重你,你们要好好地在一起,该有的礼数当然要有的。不过听你这么说,我也放心了,看来你心里也是有他的。如此最好,你就放宽心,等着嫁给他做将军夫人吧。”

  容华英心中甜蜜不已,丝毫没有因为秦非白自作主张而觉得不舒服,只觉得好幸福好开心。秦非白真的要娶她,她要做他的夫人,以后长长久久地在一起。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,容华英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  到了街上,宋氏牵着姚景泽去买东西,容华英默默地跟在一旁。宋氏问她意见,她觉得什么都好。只要能跟秦非白在一起,便是吃糠咽菜,她也觉得幸福。

  下晌,秦非白从军营中回来,径直去了容华英那里。

  容华英正对着一堆大红的衣料发呆。这是宋氏今日买来的。当时宋氏问容华英,时间有点紧张,是买现成的嫁衣,还是买料子自己做。

  容华英想也没想就说,她可以自己做。没想到这辈子还能遇见喜欢的男人,她就要嫁给他了,她的嫁衣她要亲手来准备。

  听到敲门声,容华英回身,起身过来打开门,就见秦非白站在门口。

  四目相对,容华英脸上又飘来两朵红云,低头说:“你回来了。”

  下一刻,一束色彩明丽的野花出现在容华英面前。嫩黄的花,翠绿的叶子,煞是好看。

  容华英呆住了,秦非白举着递过来:“喜欢吗?”

  “这是……送给我的?”容华英愣愣地问。

  秦非白微笑点头:“今日练兵,在山上看到的,想着你兴许会喜欢,就采了一点回来。”

  容华英从秦非白手中,接过那束花,低头看着,眼泪突然下来了。

  秦非白皱眉:“怎么了?你不喜欢?还是,因为我说要成亲,你不乐意?”

  容华英摇头:“没有,我喜欢,我太喜欢了。你对我太好了,我是高兴的……”

  秦非白笑了起来:“你也太容易满足了,我也没送你金银珠宝,只一束随手摘来的野花,你就这么高兴?”

  容华英看着秦非白,认真点头:“只要你送的东西,我都喜欢。比起金银珠宝,我更喜欢这个。”

  让容华英感动到落泪的,是秦非白看到漂亮的野花,会想起来她,会惦记着她。她真的好喜欢,好高兴,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
  秦非白笑意加深,长腿一跨就进了门:“我渴了,有茶吗?”

  “有!”容华英把花放下,连忙去给秦非白沏茶。

  秦非白早已忘记了,当年他也曾做过一样的事情。外出时,碰见了好看的野花,专门摘回去,送给温婕。温婕却说,在宫里见到皇后那里有一株很美的兰花,她很喜欢。秦非白有些失望,丢了野花,专门进宫去讨了温婕喜欢的那盆兰花给她,她很高兴。

  秦非白是个很浪漫的人,他喜欢山川风景,日出日落,大江大河,也喜欢偶然遇见的一簇野花,偶尔听得的一首民谣,觉得都有不同的美感和趣味,因为他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。

  见到容华英因为他送的一束野花开心成那个样子,秦非白也觉得很欢喜。

  接过容华英递来的茶水,秦非白捧在手中,问容华英:“成亲的事,你觉得如何?”

  “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……”容华英低着头,面色羞赧。

  “只要什么?”秦非白笑问。

  “只要你待我好。”容华英轻声说。

  “可是,我想要你帮我做件事。”秦非白眼底闪过一丝戏谑。

  “什么?”容华英问。

  “我的荷包是珍珍绣的,已经旧了,珍珍如今只给宇泽做,都把我这个爹给忘了,没人给我做新的。”秦非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荷包说。

  “我给你做!”容华英脱口而出,柔声问,“你……你喜欢什么样的?”

  “等你给我一个惊喜。”秦非白微笑,尝了一口茶,点头说,“不错。”

  容华英已经在想,要给秦非白做一个什么样的荷包了。

  秦非白和容华英一起去吃晚饭时,大家看着容华英在秦非白身旁,显得娇小可人的样子,都是会心一笑。宋氏提前叮嘱过大家,说容华英面皮薄,让大家不要打趣她。

  吃过晚饭,容华英惦记着回去给秦非白做荷包,秦非白却说,想到花园里去散步,消消食。容华英当然是很开心地跟着一起去了。

  看着他们的背影,秦玥轻笑:“看爹把人家给哄的。”

  “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他俩这都是碰上真爱了,一把年纪,天雷勾地火。”姚瑶调侃。

  秦非白霸道?容华英就喜欢这样。容华英温温柔柔,看着秦非白的眼神满是崇拜和迷恋。秦非白跟年轻小伙谈恋爱似的,回府还带一束花,带着人花前月下去散步。两个事实上都很缺爱的人,那层窗户纸捅破之后,就擦出了爱情的大火。

  “可以期待,他俩有可能真的再给咱们生弟弟妹妹。”姚瑶笑着说。

  花园里,明月皎洁,树影婆娑。

  容华英跟在秦非白身后,秦非白突然停下来,容华英低着头,撞到了他的背上去,下意识地伸手环住了他的腰。

  容华英要把手收回去,却被秦非白握住了:“想抱我?多抱一会儿吧。”

  容华英鼓起勇气,靠在秦非白背后,宽阔结实的后背,让她好安心,好喜欢。

  过了一会儿,秦非白问:“累不累?”

  容华英愣了一下,秦非白转身,将她拥入怀中:“还是换我抱你吧。”

  容华英靠在秦非白胸口,近得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声。

  “如果我不当将军了,想种一片果园,春天赏花,夏季听雨,秋天尝果,冬日赏雪。你觉得如何?”秦非白问。

  容华英点头:“好啊,我有好多钱,你喜欢哪片地,我们就买下来。摘了果子,我给你做点心吃。”

  “你不想当将军夫人么?”秦非白眼底闪过一丝笑意。

  “我只想当你的夫人。”容华英轻声说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